蓼萧子

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讲道理,「C」开着到底是干嘛的?(恺楚)

不愧是我萌了3年的cp【带墨镜】
陌陌桑的虐狗日常让人上瘾啊///////

子见南子:

- 一时兴起摸个论坛体。


- ID太难编了我决定省略。




1L


如题


我说的就是学校对面那家饮品店。


开张前三个月就在铺天盖地地卖安利,然而经过这一个月的观察……


他们真的是正经饮品店吗?!!!




2L


迟钝如LZ,我半个月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了,显!然!不!是!啊!




3L


……我就看看,白开水党不喝饮料,还没去过来着。


难道说是家黑店吗?




4L


楼上问得好!


就是黑店!


他们的饮料有毒!喝多了会瞎!




5L


臣附议!


我一个月前还是个裸眼视力4.5的大好女青年


然而现在时常感到双眼刺痛、迎风流泪,离了眼镜就不能活




6L


5L你说的眼镜是指墨镜吧?


别误导围观群众好嘛


3L别信,店是好店,饮料是好饮料,但是店主……




7L


应该说是店主们……




8L


虐狗。




9L


啊?????你们说的「C」是我想的那个「C」吗?


店主虐狗??????




10L


我就喜欢楼上这种实力懵逼、嗷嗷待科普的小可爱


来,姐姐问你,你造「C」为什么叫「C」吗?




11L


我已经大四了,叫我姐姐,谢谢【但我承认我是小可爱!


店内宣传单里有写的吧?


因为两个店主的自创配方分别是一款特调茶和一款特调咖啡


就取了cha和coffee的首字母叫「C」




12L


呵呵


一条来自历史系的狗告诉你


野史方为正史啊!!!




13L


诶!店名背后原来还有故事嘛!


嗷嗷嗷我也是一个求科普的小可爱!




14L


按照那家店“以虐狗为主要目的”的经营理念来看……应该是跟那两个店员小哥有关?




15L


正解


不过不是店员小哥哦,他俩就是老板


两个人的姓名首字母都是C,so……




16L


原来不是我想多!果然金发帅哥全都是基佬!




17L


BOOOOOOOOOOM!!!MY CP IS REAL!!!!!!!!


不!我要强忍住内心的澎湃!


首字母什么的,求干货啊!不然这糖我吃着不安心!




18L


等等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我有点方


这意思是说……那两个帅哥是一对?




19L


感觉听见了18L少女心破碎的声音,心疼。


分享一条人生箴言:


当一个帅哥单独出现的时候,他是女人们的。


当两个帅哥同时出现的时候,他们是彼此的。




20L


楼上一个大写的哲♂学家




21L


这么一说……干货我好像有诶


因为室友是个奇葩,我不爱在宿舍呆,平时下课之后就去泡图书馆,也经常会去「C」,一坐一下午那种。


然后就发现他们家其实有隐藏菜单的,只要在周五八点之后买两杯任意饮料,那个金发基佬……不是,那个意大利小哥就会附赠一份Risotto,还蛮好吃的。


以上是背景。


就在上上周的周五,我又去那边刷隐藏嘛,结果那个意大利小哥不小心做多了,给我一份之后还剩小半锅,就问另外那个中国小哥要不要吃,中国小哥点头说可以。


然后!重点!


Risotto出锅之后要撒奶酪粉嘛,而我当时又站在柜台边等咖啡,就亲眼看着意大利小哥拿勺子用奶酪粉在饭上拼出来一个“CARO”,然后递给中国小哥。


当时我没明白,就偷偷拿手机查了一下,顿时被闪得掏出墨镜戴上。




22L


不用谢。







23L


21L打了那么一长串,然而在你说出那个外国人原来是意大利人之后,我觉得你剩下的都不用讲了。大家都懂。




24L


眼前一片金色的光晕!!!!! 我的我要爆了!!!!!!!!




25L


天辣!


之前看了微博上那些意大利人讲情话的段子


我还老是羞耻地脑补那个金发boy哪天也来苏苏我


现在想想金发boy其实每天都在苏着另一个boy


感觉……有点…………………………………………………………………………


…………………………………………………………………………………………………………………………嘿嘿嘿!




26L


我还以为楼上要诉说失恋的痛苦!结果是嘿嘿嘿吗?!!


现在的世道怎么了!!!汉子和汉子之间就不能有单纯的友谊吗?!!




27L


汉子和汉子之间会有单纯的友谊,但不会有这样【管对方叫“亲爱的”】的单纯的友谊。




28L


啧啧啧,按照意呆人的作风,我觉得他们平时多半是一言不合就表白。21L撞上的肯定不是偶发性事件。




29L


求干货!!!!!!求爆料!!!!!!求发糖!!!!!!!!




30L


啊啊啊啊啊啊一言不合就表白!这个好!我脑海中已经有一部连续剧了!




31L


唔,大概是颗糖吧。


就在刚开店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上午,去的时候他们应该是正在尝试新配方。


我要了杯柠檬茶就坐在旁边,看着意大利人各种花样调咖啡,但中国人尝了之后都皱着眉头不太满意的样子。


过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听见一声欢呼就抬头看,应该是终于做成功了。意大利人举着手求击掌,表情特别开心。中国人好像觉得羞耻,等了半天才把手也举起来。


结果那个中国人的手刚一碰上去,意大利人就一把握住。


十指紧扣的那种。


手握住之后意大利人还弯了一下腰,我觉得肯定是想亲上去,但没亲着,头刚一低就被中国人推开了。




32L


说好的糖呢!怎么被推开了?意大利小哥心碎一地




33L


楼上简直是被惯坏了,这已经很甜了好伐!




34L


我觉得要不是当时店里有客人在,这两人说不定能现场开个车。




35L


就只有我发现了重点吗?


【头刚一低就被中国人推开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boy经常被强吻啊!都已经摸清对方的套路了!




36L


楼上这个解释我服!




37L


透过屏幕都觉得晃眼……他们不要卖饮料好了,就现场表演秀恩爱,按小时收费,拍照另算,可点播指定动作。




38L


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那感觉像是什么提供特殊服务的牛郎店吧




39L


发家致富新道路get!




40L


求开牛郎店!【诶?


我出下个月的生活费点播眼眶红红眼角湿润趴在柜台上哼哼唧唧的中国小哥!!!




41L


我出明年的生活费点播白衬衣被热茶淋透的中国小哥!!!!!!!




42L


你们住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意大利小哥要报警了好嘛!【咦?为什么不是中国小哥报警




43L


意大利小哥:呵呵,这种程度的play我早都玩过一万遍了【骄傲脸




44L


等等你们住脑


所以他们真的是一对嘛?


看21L和31L的描述,好像都只是意大利小哥在主动而已啊。




45L


啊,永远得不到回应的爱恋!这种题材朕心甚悦!




46L


肯定是一对吧?总这样动手动脚又花式表白的,要是不喜欢怎么会一起开店啊




47L


这么说来……我也确实觉得那个中国人对意大利人很冷淡……但又不拒绝的话……咦,渣受?




48L


楼上怎么就直接定攻受了?


那个中国小哥根本是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地冷淡吧?点单的时候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说,也没什么表情。


然而毕竟颜值摆在那里,不愁没生意。




49L


冷面酷哥也是卖点嘛,日漫经典人物属性之一


而且我觉得他对意大利小哥也没有冷淡啊




50L


嗯,我也经常去「C」来着


看他们之间互动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好像就是因为已经太熟悉了,即使不多说什么不多做什么也没关系,彼此心知肚明




51L


“若是相互信赖,便不会依赖亲密的感觉。在外人看来,反而显得有些冷淡。”by尼采


请给哲学系的土狗点一个赞,谢谢!




52L


给尼采大大和楼上各点一个赞!


以及我有一个应该算是证据的……证据吧


就这周三的时候,我去店里想点薄荷摩卡碎冰


他们家这个碎冰的做法蛮特别的,我经常点所以看过很多次,是先倒小半杯摩卡,再加刨好的碎冰,然后最上面淋薄荷糖浆。


加完之后盖紧盖子,意大利小哥会像调酒一样手动摇匀,据他说这样味道会有层次感。


但那天我说完想点这个,中国小哥就朝后厨看了一眼,然后超小声地跟我说能不能换一个东西喝,他可以给我打对折。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那个中国小哥可能以为我不愿意,就接着解释说:“他昨天手腕受伤了,摇碎冰的话会痛。”


讲真我第一次听中国小哥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啊!大脑空白五秒才明白过来那个“他”是谁


当时就满脑子“好好好换换换,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我不喝东西倒贴钱都没关系!”




53L


如果这都不算爱!




54L


小声说话这个细节好赞!应该是怕意大利小哥听到了伤自尊吧?啧啧啧,年轻的男孩子们哟~




55L


……看不下去了,我们众筹给他们去度蜜月好不好!这种店开在学校门口简直是虐待动物!!!




56L


比起虐待动物……我觉得这更像是招生办的阴谋好嘛!




—— E N D ——




顺便分享一张搜集来的毛茸茸,减压法宝,包治百病。




美味斋今晚休业(上)

我的妈呀这个鸣人⋯⋯太可爱了

wingsama:

“冰镇……荞麦面一份。”


“好咧,冰镇荞麦面一份!配番茄汤还是清汤?”


“……番茄汤。”


“好的,其他还需要吗?”


“不用。”


 


夏日炎炎,空调的风口对准了门框上的风铃,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小声音。清淡而又诱人的酸味在店里徘徊着,佐助用左手将筷子从位于右手边的筷桶里抽出来,突然察觉到了一些细微的情绪。


 


放在桌上的绿萝长出了鲜嫩的叶子,酱油瓶上的标签写了错别字,他抬起头,看到元气满满的招待生从厨房帘子后面出来。


 


“冰镇荞麦面一份!请您享用!”


 


 


 


 


 


 


 


北海道新千岁机场,下午两点整。


 


 


VIP通道边上站满了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们,她们高举着应援牌,将通道出口挤得水泄不通。保安们戴着白手套,稍微碰她们一下就换来一大片的尖叫。


“今天来的是谁啊?”其中一个保安问同事,“好像没有看到明星?”


“听说是个运动员……那边那个黄头发的!不可以进去!”


 


……


 


“叮咚,从美国洛杉矶飞来的D13次航班已经降落,请各位乘客前往C区领取行李,需要转机的乘客请在一个小时内……”


 


 


药师兜递给佐助一瓶矿泉水,佐助摇了摇头。


 


“我们不从VIP通道走。”兜说,“事务所方面收到消息,这次的航班信息很早就已经在社交网络上泄露了。”


佐助嗯了一声。


 


两人取了行李,一共四个巨大行李箱勉强搬上了两辆小推车,从普通通道走出去,一路果真没有受到一点点的阻碍。


佐助没有戴墨镜,也没有戴帽子,他穿着简单的T恤衫,牛仔裤,在腰间束了一件卡其色外套。他将一头略长的黑发系在脑后,没有刘海,英俊到精致的脸全部露了出来,显得深邃而苍白。


 


许多路人都转头看这一个英俊高大、气质阴冷的青年。有人可能认出了他,然而并没有人敢确定。


 


事务所的司机将考斯特开到出发口,佐助和兜赶在超时前上了车。车内有一股皮革混合廉价香水的味道,令人作呕。


 


“宇智波先生,药师先生,辛苦了。”司机年轻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次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整个日本都轰动了呢。”


“谢谢,多亏有大家的努力。”兜客气地回应。


“最后一场比赛太可惜了,我和太太一起看了直播,明明一开始还是有优势的……”


 


好吵。佐助忍不住想,为什么不可以安静点。


 


“不过一想到对手比宇智波先生大一岁,明年就要升成年组了,到了明年,估计就再也没有人能阻碍宇智波先生夺冠了。”


 


兜笑了下,他转过身,看到佐助整个人陷在了座位里。机场高速上方立交桥的阴影不停从他脸上飘过,佐助眼下深深的疲惫,然而意识却是清醒的。


 


“现在别睡。”药师兜温柔地说,“到酒店再睡,不然时差就倒不过来了。”


这次佐助没有回答。


 


司机打开车载广播,里面传来一首慵懒的外文歌。考斯特驶出高速,进入了市区。


 


下午三点五十分,兜与佐助在酒店前台办了入住。外面的气温已经到了36度,兜取消掉了原本定的中华料理,直接在酒店的餐厅解决这回到日本的第一餐。


 


这个点,连五星级酒店的餐厅也清冷无趣。兜算了一下热量比,点了两份牛排套餐、加大的牛油果蔬菜沙拉、焗土豆以及两杯无添加的鲜榨果汁。


 


上好的肋眼牛排,煎至五分熟,骨边肉口味浓郁富有嚼劲,每一刀切下去,丰富的油脂滑过红褐色的肉质,有种超乎想象的满足感。


 


佐助却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那些半生不熟的肉混合着粘腻的汤料,让他想起了车中令人犯呕的味道。而用醋拌着的牛油果及生菜沙拉,每一口都乏味至极。


 


“你必须吃点。”兜放下刀叉警告他:“你在洛杉矶也基本没有吃,在这样下去只会毁了你自己的身体。”


“别说了。”佐助冷冷地开口,“你只是我的营养师,不是我的妈妈。”


 


兜怔怔地看了他一眼,重新拿起刀叉。


 


刀叉切过盘中逐渐冷却的牛排,兜的力气很大,在盘子上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切割声。


佐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然而有些情绪堵在心中,仿若是一根卡住喉咙的鱼刺。


 


片刻后,兜吃完了牛排,挥手招来服务生签单。


“胜败乃兵家常事。”兜不带情绪地说,“如果一次失败就让你一蹶不振的话,我也会因为你的原因受到责罚。”


服务员将单子递上来,兜看也不看地签了自己的房号。


“我去休息了。你也是,早点睡吧。”


 


 


怎么……睡得着?


 


佐助已经有起码36个小时没有合眼了。从比赛结束开始,他就一直处于这样茫然的状态中。他的身体疲惫至极,每一个毛孔每一块肌肉都在叫嚣着痛楚和劳累。但是当他每一次闭上眼睛,浮现在他面前的只有绿色场地上的那一幕,对手高高抛起的球过来,他的双脚有如被沉重的木钉插入土地,一动也不能动。


 


明明只有一步之遥了……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在想什么?


 


佐助坐在酒店的双人床上,看着夏日的夕阳染红了整个城市,也看着每一个建筑亮起了路灯,替代了燃烧着的阳光。


 


手机突然响了。


佐助猛然一震。


 


“早上好……不,晚上好佐助。”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声。


“哥哥……”


 


哥哥,两个音节,伴随着他的每一个成长,他犹如一道光,照亮他每一个前进的步伐。


 


“你已经到日本了吗?”男声继续道,“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妈妈?”


“……我有点累,抱歉。”


“我感觉到你情绪不是很高。没有关系的,你的职业生涯刚刚开始,一次失败算不了什么,何况你今年已经拿到了这么好的成绩。”


“……嗯。”


 


才没有,17岁的佐助自嘲般地弯起一边的嘴角。哥哥他在16岁那一年,就拿到了全球青少年网球16~18岁组别的冠军。


 


这一道光照在他的前面,指引着他,也让他跟随在他的阴影之下,黯淡无光。


 


“等在日本的培训结束后回法国住一段时间吧。”鼬温柔的说,“等我结束这边的比赛,我们一家子好好放松一下,妈妈可是一直在我耳边嘀咕你为什么要跑去那么远的事务所。”


“嗯。”佐助轻声道,“加油,哥哥。”


 


电话挂断了。


手机发出了电量不足的提示音。佐助倒在了床上。


 


陌生的天花板,闪着红光的消防洒水装置。佐助将自己卷曲起来,他的胃痛的发麻,一下一下撞击着他的血肉。然而他一点都不想动,包里全是健康而乏味的谷物棒和蛋白粉。佐助仿佛想起了比赛中场时,兜递过来的那份维生素饮料。


 


他坐了起来。


 


 


 


晚上9点,气温31度。


 


街头上的女孩穿着漂亮的裙子,裸露着健康白皙的大腿。成群结队的下班族们从居酒屋里出来,领带歪歪扭扭地挂在脖子上,西装外套挽在手上。


佐助一个人走在路边,他已经在日本小有名气,但他坦荡地露出整张脸的样子却完全不像一个知名人士。他换了一条牛仔裤,踩着低帮的帆布鞋,犹如一个晚归的运动少年。


 


英俊,而难以接触的男孩子。


 


街边的大型餐馆都已经休业了。唯有一些居酒屋的灯笼闪烁着明亮的光。佐助路过一家家的夜宵店,黑夜中每一盏灯都代表了一个归处,然而他站在其中,格格不入,孤独和迷茫如影随形,仿若置身迷雾。


 


“请让让。”一位扎着丸子头的青年站在佐助身后说道。佐助让开了路,看到他提着一份冷面,匆匆离去。


 


佐助转过头,看到背后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没有发光的招牌,只有一个木制的名牌挂在一株长得旺盛的绿植上。


 


美味斋。


 


直白到无趣的名字。佐助这样想着,走了进去。


 


叮铃叮铃。


门口的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店面很小,只有四五个位置,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有些还开着白色的小花。佐助那燥热而混沌的脑袋仿佛被这片清净的小世界传染了。他不由自主地坐下来,拿起桌上的菜单。


 


菜单上只有一行字。


“具体菜单请咨询老板。”


 


“欢迎光临!”一个与这个这个空间一点也不匹配的响亮声音,佐助抬起头,看到一个将头发剃的很短的男孩子从内间走出来,佐助第一次看到能与金发如此协调的日本人。


“这么晚了我都快休业了呢。”男孩子愉快地说,“不过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决定再招待你一个客人。你想吃什么呢?”


 


佐助皱起了眉头。


 


“想不出吗?我可以给你提供点选项,今天我有进到新鲜的河豚哦,我料理的河豚可是这里一绝。如果不想吃鱼的话我还有自制的烤茄子,也非常好吃,还有……”


“冷面。”佐助打断他,“一份冷面就好。”


“唉?”男孩子略带失望地说,“河豚不需要吗?我有料理河豚的执照啦,你稍等我给你拿……”


“冷面。没有我就走了。”


 


小风力的空调停顿了片刻,又开始吹,风铃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让人觉得十分放松。坐着的男孩和站立的男孩,都只花了5秒钟的时间,就将对方判定为自己讨厌的类型。


 


“……好的客人。”金发男孩无精打采地说,“是朝鲜冷面还是冰镇荞麦面?”


“冰镇……荞麦面一份。”


“好咧,冰镇荞麦面一份!配番茄汤还是清汤?”


“……番茄汤。”


“好的,其他还需要吗?”


“不用。”


 


佐助目送男孩进了厨房。他突然有种整家店唯有这个男孩存在的错觉。


不,只是个吵人的服务生而已。


 


慢慢地,清淡而又诱人的番茄酸味在店里徘徊着,佐助用左手将筷子从位于右手边的筷桶里抽出来,突然察觉到了一些细微的情绪。


 


“你是一个左撇子,左撇子在二区发球拥有不可比拟的优势。”哥哥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一定会成为比哥哥更厉害的网球手的。”


“我不要求你和你哥哥一样优秀。”富岳收回了棋子,“但我不希望这次比赛你给他丢脸。”


“胜败乃兵家常事。”兜不带情绪地说,“如果一次失败就让你一蹶不振的话,我也会因为你的原因受到责罚。”


 


佐助无意识地看着前方,放在桌上的绿萝长出了鲜嫩的叶子,酱油瓶上的标签写了错别字。佐助左手捏着筷子,力气大到手指泛白。


 


“冰镇荞麦面一份!请您享用!”


 


他抬起头,看到元气满满的招待生从厨房帘子后面出来。他手里是一份墨绿的荞麦面,放在洗的干干净净的细竹席上,撒着泛着光的海苔末和新鲜的葱白。芥末和白萝卜刮成了泥,放在一个花瓣形的小碟子里,看起来颇为优雅。


 


“还有一份番茄清汤。”男孩说,“你稍等啊,我马上去做。”


 


佐助确定了……这果然是一家一人店。


 


荞麦面泛着雾气,佐助把手放在上面,感觉到它传出的阵阵凉气。


 


“不可以吃冰的,不可以吃甜食,不可以吃炸物,不可以吃辛辣。控制好蛋白质、淀粉和维生素的摄入比例。”第一次与兜见面的情景浮现在脑海里。“啊,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药师兜,你的营养师。顺便说,你哥哥的营养师大蛇丸也是我的老师。希望我们和他们一样能创造奇迹。”


 


佐助再没有犹豫,拿起筷子粗暴地将全部的芥末和萝卜白泥倒进了面里。他饿的已经忘记了饥饿,直接一大口吞下了辛辣的面条。面条冰凉又富有嚼劲,然而呛人的芥末味从舌根冲天而起,狠狠地爆炸着他每一颗迟钝的味蕾。他直接站了起来,鼻腔和眼眶都流出了水,他不得不全部吐了出来,疯狂地咳嗽起来。


 


金发男孩一出来,就看到佐助扶着桌子大声咳嗽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男孩大叫道,“你毁了我的面条!”


 


你还毁了我的味蕾呢……佐助默默地想。


 


男孩抽出了一块干净的手帕提给他,佐助接过去擦完才发现这不是纸巾。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使用手帕?他这么想着,直到看着男孩坐在了他的身边,担忧地看着他。


 


“我用的山葵都是我自己种的。”男孩说,“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它们很辣。”


 


佐助摇摇头。他的整个舌头和食道都在燃烧,好像是在惩罚他的愚蠢和幼稚。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钱包里居然没有日元,他略带尴尬地将一张一百美金放在桌上。


 


“不收假币。”男孩理智气壮地把钱推还给他,“你先把面吃完吧。“


 


佐助吃不下了,他原本就没有胃口。他甚至觉得自己拒绝了兜点的晚餐,而是跑到这种街边只有一个童工的小店真是傻到爆炸。他舌头依旧辣的发红,话也说不出。只能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已经失去了兴趣。


 


但尴尬的是,他的肚子却因为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而发出了饥饿的咕咕声。


 


男孩与他的视线对上了,佐助这才注意到,他有一双清澈的蓝色眼睛。


 


是隐形眼镜吗?佐助这样想着,连离开的步伐都停了下来。男孩奔跑着回到柜台,倒了一杯牛奶。


 


“我的夜宵便宜你啦!”男孩坐到他身边,将牛奶放在了桌上。“喝一点,还是暖的。”


佐助没有动。男孩仿佛已经意料到他的抗拒,直接靠前,将牛奶端在他嘴边。


“快喝。”男孩说,“喝完再吃面。”


佐助震惊地看着他。这个过分热情的童工仿佛还觉得不够,他直接将一个膝盖迈上了佐助的大腿,将温热的牛奶从佐助微微张开的嘴边倒了下去。


 


佐助想要伸手推开他,但是出乎意料的,对方的手劲居然不输给他。


 


温热的牛奶划过受损的味蕾,安抚了还在躁动的粘膜。而饥饿到停滞的食道和胃也被牛奶的甜香勾起了活力。佐助的手不由自主地握上了他的手腕,配合着喝下了这杯牛奶。


 


男孩将杯子放在桌子,双手捧住他的脸,由上而下地观察他还略微红肿的舌尖。


 


“下次别吃那么辣啦。”男孩温柔地说,“帮你吹吹啊。”


 


空调再一次运作起来,将风铃吹得叮当作响。佐助全身僵硬地仰着头,任由金发男孩如亲吻般低着脑袋,轻轻地吹着他的舌尖。他的身上传来一股青草的味道,又带着一点食物的芬芳。


 


原来,他的眉毛和睫毛也是金色的……虹膜的颜色居然那么浅……


 


“噗嗤。”男孩突然笑场了。


“你这样看着我,感觉好像要爱上我一样。”男孩笑着说,“我可是笔直笔直的。对了,我叫漩涡鸣人,你呢?”


 


 


TBC


 


准职业网球选手X准厨师


美食文当然要在晚上10点发,这样才好嘛。